1. <address id="mnu63e"><i id="mnu63e"></i><dir id="mnu63e"></dir><small id="mnu63e"></small></address>
            <u id="aerinw"></u>
            <ul id="gk8lq0"></ul><kbd id="gk8lq0"></kbd><span id="gk8lq0"></span><th id="gk8lq0"></th><optgroup id="gk8lq0"></optgroup>
            <tbody id="2iw4tl"></tbody>
                  1. 當前位置:主 頁 > 愛情故事 >

                    你是一棵長頭發的樹,我是一棵短頭發的樹

                    時間:2011-12-21 作者:admin 點擊:次

                      我問陳初:“你的心像切開的蛋糕,一塊給學業,一塊給足球,一塊給社會工作,一塊給那些隨時准備叫你爲他們兩肋插刀的朋友,給我的,還剩多少呢?”
                      陳初簡明地回答我:“我的心不是蛋糕。”
                      與陳初的戀情,始于大二的秋天,在電影院看《聞香識女人》。他們大隊人馬,我卻形只影單,坐在最後一排。他頻頻回頭,招呼我過去坐,我只是微微一笑。過半場,突然覺得有人碰我,我側頭一看,是陳初,他遞過一罐飲料,懷裏還抱著好幾罐,我下意識地接過來,他對我笑一笑,回到原來的位置上。
                      散場,經過我身邊,他停一停:“一起走吧。”我不爲所動:“我還有點事。”他仿佛想說什麽,但人如潮湧,他站不住腳,很快就走過去了。人都走光了,我才起身。從燈火闌珊的大路轉入漆黑的小徑,我遲疑了一下,正准備硬著頭皮走進去,聽見旁邊有個聲音:“別怕,是我。”是陳初,他淡淡地說:“我剛剛走過,發現這兒路燈壞了,想你一個人走挺危險的。”
                      在夜色裏,看著他挺拔的肩,我愣住了。我不是一個美麗的女子,跟他並不熟識,又驕傲地拒絕了他的好意,他卻仍然記挂著我的安危。我不禁怦然心動。
                      一路走著,我們隨意地聊著電影裏的人物,忽然發現,我們的意見竟是驚人的一致,我脫口而出:“真看不出,我還一直以爲……”蓦地一頓。
                      他若無其事地接口:“你還一直以爲,我是一個嘩衆取寵、頭腦簡單、只知道踢足球的笨蛋。”我隨即道:“彼此彼此,你還不是一直以爲,我是一個自命清高、裝腔作勢、只會死讀書的家夥。”
                      我們相視大笑。在夜裏,他的黑黝黝的眼睛深深地看著我,我的臉慢慢燒了起來。
                      此後,他會在上大課時給我占好座位;會在我胃口不好的時候,騎車飛快地買來我喜歡的牛肉面;我對他說的每一個小小的請求,他都記得。那年的聖誕夜,同學們起哄著問我們是不是在談朋友,我面紅耳赤,而他從容地環住我的肩,大聲道:“是。”
                      幾乎所有的人都說我好福氣,而我是在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有福也有氣。
                      寒假過後,回到學校,就是情人節了。這所北方城市正大雪紛飛。每天走在雪裏,都想爲陳初選一件心愛的禮物,陳初卻吞吞吐吐地告訴我,他有幾個朋友想跟我們一起過情人節。
                      “什麽?”我懷疑我聽錯了,“情人節哎,他們跟我們一起過?”
                      陳初笑得很尴尬:“他們有些剛跟女友分手,有些一直沒有朋友,這種日子特別寂寞,我想把我們的快樂分給他們一點,你覺得怎麽樣?再說,我已經答應了。”
                      結果那天來了七個男孩,八個女孩,醉倒了兩個,而且酒終人散時,問誰願意送一個住得最遠的女生,竟沒人回答。最後陳初歎口氣:“還是我送吧。葉青,你一個人走,行吧?”
                      那天晚上,我一個人走在白雪覆蓋的大操場,覺得寒徹肺腑。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情人節,卻是與一大群人共同度過的,而最後,我的情人卻送別的女孩回家。陳初的熱心腸和好脾氣,曾是最讓我動心的,然而此刻,我卻突然發現同樣的原因使我深深地悲傷。
                      我和陳初的疏遠便是從那天開始的吧。一天又一天,當我與他的約會內容變成替失戀的小女孩出謀劃策;當他因爲要複習功課沒有時間陪我去逛商場;當他傾盡生活費爲同學捐款而無法爲我買一朵玫瑰……我的疑問便像青藤一樣暗暗滋長:在他生命中,我到底占什麽樣的位置?
                      陳初顯然也察覺了。不久,是我二十歲生日,我們相約再去看一遍《聞香識女人》,並好好地談一談。還沒有走出房門,就聽見人聲喧嘩。
                      是一個感情上受到挫折的男孩,正在猛敲女友的房門,求她出來。那段日子,保定周圍地震了好幾次,雖然震級很小,卻鬧得人心惶惶。那男孩就一直叫著:“地震來了,大家一起死,可是你讓我死也死個明白!”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