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i4z594"></pre><strong id="i4z594"><button id="i4z594"></button></strong><ul id="i4z594"><del id="i4z594"></del></ul><u id="i4z594"><legend id="i4z594"></legend><optgroup id="i4z594"></optgroup><option id="i4z594"></option><dir id="i4z594"></dir></u>
                                  <noscript id="eryor3"></noscript><acronym id="eryor3"></acronym><bdo id="eryor3"></bdo><address id="eryor3"></address><button id="eryor3"></button>
                                        1. <tfoot id="eryor3"></tfoot>
                                          <thead id="eryor3"><address id="eryor3"></address><style id="eryor3"></style><q id="eryor3"></q></thead><th id="eryor3"><del id="eryor3"></del><abbr id="eryor3"></abbr><ol id="eryor3"></ol><dir id="eryor3"></dir><button id="eryor3"></button></th><noframes id="eryor3"><dt id="eryor3"></dt><small id="eryor3"></small>
                                          當前位置:主 頁 > 勵志故事 >

                                          淡定人生不浮躁

                                          時間:2015-09-26 作者:未知2 點擊:次

                                            惠子和莊子是好朋友,兩個人感情很好,但是他們的觀點卻經常不一樣,有時在一起討論問題,經常會擡杠。有一次,莊子和惠子在濠水橋上遊玩。
                                            
                                            莊子說:「小魚從容自得地遊來遊去,這就是魚的快樂呀!」
                                            
                                            惠子說:「子非魚,焉知魚之樂也?」
                                            
                                            莊子說:「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
                                            
                                            惠子說:「我不是你,固然不知道你,但你也不是魚,你不知道魚的快樂完全是可以確定的。」
                                            
                                            莊子說:「我們回到問題的原點。一開始你說,『你怎麽知道魚的快樂』這句話,實際上是你已經知道我知道魚快樂才問我的呀,現在我回答你,我是在濠水上才知道的。」
                                            
                                            這就是曆史上很有名的濠梁之辯,莊子以一個藝術家的閑情逸致去揣測魚兒的快樂,而惠子卻以一個哲學家的嚴謹,去探求事實的真實性。
                                            
                                            于是在我們的文化裏就出現了用「子非魚,安知魚之樂也」這句話,來反駁那些胡亂臆斷別人想法的人。
                                            
                                            莊子的人生觀裏,對「逍遙」的追求占了很大的成分,因此他才會從魚悠閑戲水的態度,來判斷魚很快樂,這種根據自己心境來對客觀事物進行主觀臆斷,不是莊子的專利,從我們每個人身上都能找得到。
                                            
                                            山川日月,花鳥草蟲原本沒有感情,但人們卻很容易淪爲感情的奴隸,用自己的悲喜來感受世界。心情好的時候「春風得意馬蹄疾」,看什麽都美;心情糟的時候又「感時花濺淚」,看誰都不順眼。不要隨便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到別人頭上,就像父母教育孩子時,父母給孩子買了新衣服,說這衣服好看舒服,而孩子穿在身上,卻覺得別扭老土。蘿蔔青菜各有所愛,異類之間是很難溝通的,你有你的悲傷,魚有魚的快樂。
                                            
                                            一個普通的房子,上班族住了覺得剛好合適,乞丐住了就覺得豪華極了,而給百萬富翁去住的話,又覺得實在太寒酸,沒法住。所以面對同一件事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與感受,我們不能強求別人理解自己。
                                            
                                            社會上的某些工作,如清潔工,每天掃垃圾,又髒又累,很多人會認爲他們不開心、不快樂。但事實未必,你不是清潔工,就永遠不會真正理解他們的感受和想法。一個整日加班熬到深夜的人,在旁人看來可能會覺得他好可憐、好辛苦,但如果工作是他的愛好,也享受加班的過程,那麽一切壓力都跟他無關了。
                                            
                                            子非魚,焉知魚之樂?其實即使是魚,也不見得會知道做魚的樂趣。且看世間庸庸大衆,又有多少人懂得做人的樂趣呢?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