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q id="l715jg"></q><center id="l715jg"></center><option id="l715jg"></option><tr id="l715jg"></tr><code id="l715jg"></code>
          1. <tbody id="tyjsog"></tbody>
            當前位置:主 頁 > 名人故事 >

            葉錦添:穿行在光影之中的奇才

            時間:2011-10-08 作者: 點擊:次

              葉錦添是個很難界定的人。二十多年來。他遊走在古典與前衛之間,帶著一份恣意妄爲的輕狂,創造了多部堪稱風華絕代的經典作品。他穿最簡單的黑白素色,談笑間總是溫文爾雅,腦子裏卻裝滿天馬行空的奇思異想。從服裝設計、電影美學到視覺藝術,合作過的都是大導演,拿過的都是大獎項,他不停遊走于各個領域卻又總能得心應手。2010年,他擔任造型設計總監的新版電視劇《紅樓夢》熱播,奇才葉錦添再次成爲人們關注的焦點。

              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

              1957年,葉錦添出生在香港的一個窮苦家庭。那時候,他和兄妹、父母和七八戶人家擠在一個大房子中,一家人擁有的空間就是夾層的上下木板,沒有隔牆,只有用圍帳劃清的界線。

              多年後,回憶起童年,葉錦添的臉上仍帶著微笑:“智慧是被生活逼出來的。童年時我沒有發表意見的習慣,只是喜歡想象,個性比較自閉,和別的孩子不太一樣。”

              大人們照舊爲生活忙碌,他們不能了解,這個看上去悶悶的男孩子緣何會那麽狂熱地喜歡黑色和紅色,在葉錦添的解讀中,那是悲觀的顔色。

              家裏五個孩子,葉錦添排行老四。從小他就比較喜歡奇特的東西,漫畫也喜歡特別一點的。那時,同樣喜歡畫畫的哥哥一度成了他的偶像,跟著哥哥,他開始畫畫和攝影。童年的大部分時光,他都消磨在收集和繪制連環畫中了。

              “窮人有窮人的世界,當你真正窮的時候,確實也不知道和別人有什麽分別。我從小就養成了一種盲目高傲的性格,總是會把自己保護得好好的,對我不利的事情都充滿了防範。我很容易會架起一道裝飾性的圍牆使自己看起來獨特和出衆。窮也窮得有型有格,雖然口袋裏身無分文,但開口都是最貴的和最有品位的東西,無論怎麽樣都要去最好的咖啡廳,就是喜歡那種氣氛。”

              父母擔心兒子會走上窮畫家的人生之路,堅決反對他畫畫。爲此,葉錦添和父母爆發了長達幾個月的沖突,直到他多年後站上奧斯卡的領獎台,他與父母的矛盾糾結才算消除。作爲妥協,1982年,葉錦添考入香港理工學院攝影專業,畢業後去了電影雙周刊《曝光人物》當攝影師。

              在美術方面,葉錦添沒有接受過太多正統訓練,但卻不妨礙他越畫越有名。後來在香港本地的一次美術大賽中,他得了幾項大獎。也正是因爲這些天馬行空的畫作,他被香港電影“怪才”徐克一眼相中。1986年,吳宇森籌拍電影《英雄本色》,徐克是這部戲的監制。在徐克的力薦下,29歲的葉錦添成爲該片的執行美術。在這部電影中,葉錦添爲周潤發做出了一個風靡一時的經典造型“小馬哥”——牙簽、西裝、風衣和光可鑒人的發型,轟動全港。

              毫無疑問,23年前與徐克的初次邂逅讓《英雄本色》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雖然那僅僅只是他踏入影壇後的第一份工作。與此同時,葉錦添還經常以雙重身份穿梭于不同的攝制組,在做美術指導的同時,還兼在報紙上開設攝影專欄。此後與關錦鵬合作的《胭脂扣》更是徹底激發了他的創作靈感,催生了葉錦添內心對于電影,從工作到喜愛再到癡迷的瘋狂曆程。

              出于對西方藝術的喜愛,1987年,30歲的葉錦添背起行囊,憑著一口不流利的英語走遍整個歐洲。從最西邊的葡萄牙到東南邊的希臘愛琴海,再到東北邊的南斯拉夫,他度過了一個年輕藝術苦旅者最難忘的悠遊時光:一身舊軍衣,十足的探險隊造型。白天吃著面包,趕赴博物館、美術館,晚上則落腳小旅館和青年旅社。睡不了幾個小時,又興致勃勃地出發,尋找新的視野。在每天每分每秒中,說不盡的經驗,已潛入了身體的記憶裏。旅行讓葉錦添找到了同類,“看著畢加索、凡·高他們的畫,我就感覺像自己畫的,因爲他要表達的就是我想表達的,裏面有我自己的感覺。”

              在現實與理想中把玩平衡

              回到香港的葉錦添滿懷希望,准備在電影上大顯身手,哪知“機會屈指可數,生活窮困潦倒”。不僅日子窮得叮當響,而且甚至一年裏也沒一部戲可拍,有時連午餐都吃不上。前途在哪裏?藝術是什麽?葉錦添進入了事業的低谷期,心情郁悶。

              就在這個時期,葉錦添對中國的傳統文化産生了濃厚的興趣。他到處找來老雜志和舊書,發瘋般地研究起京劇臉譜,看京劇裝扮,琢磨京劇戲服甩袖,企圖在嘗試恢複一種傳統美感的同時,融入個人的經曆和眼光。

              真正翻身是在1993年。電影《誘僧》剃光了影星陳沖的眉和發,反倒成就了葉錦添。他拿到了生平第一個大獎——台灣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獎。這是他事業的重要轉折點。

              豔麗妖娆的《誘僧》使他結識了該片男主角吳興國。葉錦添信手拈來的幾幅設計圖被吳興國一眼瞧中:“不錯嘛,願不願意跟我去台灣?”由此,葉錦添加盟吳興國經營的當代傳奇劇常舞台讓葉錦添的想象力得到更淋漓盡致的宣泄,驚豔至今的《樓蘭女》由此誕生。

              “這些戲服,極盡繁複又華美豔麗,全是我一針一線做出來的。鳳冠代表婚禮、假花代表死亡、鏈條代表枷鎖、利劍象征複仇、海藻意喻生殖,劇情每一步發展和人物內心的活動變化,我都盡量用這些服裝的符號外化出來。1993年《樓蘭女》在台灣首演,一炮打響,很多年輕人都來了,連那些老一代的人,也好奇地來看我們在搞什麽新的東西。”

              當第一次看到演員穿著他設計的衣服在舞台上表演的時候,葉錦添被震住了。“吳興國讓我懂得舞台演員身上的魔力。演員可以將你想象的感覺找出來,他們身上有一種力量,你在他身上找到了這個力量,你就能讓他演的形象立起來。《樓蘭女》的服裝設計使我在台灣紅起來,並引起國際關注。可以說,吳興國對我藝術的成功影響最大。”

              自此以後,葉錦添好運不斷,他轉型做了7年的舞台劇,擔任了四十多部戲劇的服裝造型設計、道具、舞台設計工作,接觸到了大量的中國傳統文化和藝術,大到唐宋的建築,小到衣服袖口,這對他日後的設計影響很深。

              2000年,是葉錦添事業上的轉折年。這一年,他的名字與一部叫《臥虎藏龍》的電影緊密相連。2001年的奧斯卡之夜,當相貌平平、服飾簡約的葉錦添帶著他慣有的斯文和腼腆走上領獎台,從著名影星凱瑟琳·澤塔·瓊斯手中收獲了萬衆矚目的小金人時,這個第一位在奧斯卡獎台上得到認可的中國電影人,創造了,一段與藝術、信念、曆史三者交融的奇迹。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