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親情故事 >

兩個母親的戰爭

時間:2016-04-26 作者:秦九 點擊:次

  媽媽打電話給我時,我多少有點蒙,她說:“你二伯母最近身體不太好,好像住進了省醫院,你改天去看看她。”

  我幾乎驚呆了:“二伯母不是去世了嗎?你的意思,她還活著?”

  媽媽開始支支吾吾,含糊不清了:“那時你太小,我們怕你太想念二伯母,才騙你的。再說,你二伯母已經不是咱們家的人了,所以……”

  “媽,你們怎麽可以這樣呢,你們怎麽能騙我?”我又氣又惱,同時心疼我的二伯母,我的心瞬間柔軟成一團棉花,記憶翻飛,我又想起了和二伯母在一起的日子。

  1

  確切地說,二伯母是我的養母,一直到十五歲那年她和二伯父離婚,我被迫和她脫離關系。

  我從小知道她不是我親媽,無非因爲我的生母,也就是她的弟媳,一直和她對我進行著爭奪,她們妯娌之間的奪女大戰,人盡皆知,是全鎮上的笑料。

  媽媽一共生了四個女兒。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二伯母不能生育。因爲二伯父在城裏上班,她一個人在家,便常幫媽媽帶孩子。她們的關系非常要好。

  看二伯母膝下無子,奶奶希望我家可以過繼一個女兒給她。媽媽起初是猶豫的,但奶奶說:“不是擔心老二家晚年膝下淒涼嗎?再說,都是一家人,反正還可以每天見面。”

  媽媽最終還是同意了,把我過繼給了二伯母。

  初到二伯母家的我並沒有什麽不適應,因爲打小二伯母就常帶我,因此我這個小沒良心的(媽媽的話),才兩天,就改口叫她媽媽了。可是,我改口後,媽媽卻不願意了:“叫二伯母不是挺好的嗎,管她叫媽,那管我這個親媽叫什麽呢?”

  據媽媽自己說,我被抱過去的當晚,她就後悔了,她雖然有四個女兒,可我畢竟是她身上掉下的肉,即使送給了最要好的二伯母,總不如在自己身邊放心。

  她日哭夜哭,想再把我要回去。奶奶卻堅決站在二伯母那頭:“你怎麽能反悔呢,你負擔重,四丫頭離不了人,所有的活兒都指望你男人來做,孩子又沒送給別人,你至于委屈成那樣嗎?送了就送了,反正都是我孫女,我會對二丫頭格外好的。”

  在那個傳統的大家庭,奶奶的話還是相當有震懾力的,媽媽表面上不再說什麽,實際上,她和二伯母親如姐妹的關系實則慢慢解體了,爲了我,她們開始明爭暗鬥。

  2

  其實我的身世我早略有所覺,媽媽總嫌二伯母對我不夠好,二伯母不長于縫紉,我上衣的扣子掉了,她一直沒幫我縫,媽媽看到後便拿起針線,一針一線地給我縫,然後說:“蘭蘭,以後扣子掉了,來找嬸娘,嬸娘幫你縫。”

  這事兒讓二伯母知道了,二伯母自然是生氣的,怪母親多管閑事,她不是對我不好,她只是稍微有些粗心而已。

  八歲,我要上小學了,二伯母把我打扮得漂漂亮亮去報名,媽媽卻突然出現了:“何桂珍,你幹嗎改我女兒的名字?叫李蘭不是挺好的嗎?”

  我們四姐妹,媽媽分別給取名梅蘭竹菊,二伯母大約嫌俗氣,也可能是爲把我和其他三個分開,給我取了個新名字:李馨。

  “你別胡攪蠻纏了,我女兒愛叫什麽名字,關你什麽事情?”二伯母也不示弱。

  這是她們第一次當著我的面吵起來,媽媽大約氣急了,當著我的面抖出了二伯母所有的老底:“你的女兒?你好意思說,你就是個不下蛋的母雞。”

  後來,奶奶出現了。“還不嫌丟人嗎,一家人,吵什麽吵?”她大吼一聲,媽媽和二伯母便都閉了嘴。我則嚇得瑟瑟發抖,像秋天裏馬上飄落的葉子。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