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親情故事 >

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時間:2018-06-05 作者:未知 點擊:次

  繼父在我八歲那年來到了我的身邊。從那以後,他就像一棵大樹一樣紮根在我生命的土壤裏,爲我遮擋人生的風風雨雨。

  我的親生父親在我六歲那年因公殉職。在我的記憶中,親生父親的印象只是一些零零散散的碎片,這些碎片無法拼接出一幅完整的圖畫。而在我心裏永遠紮根的,永遠頂天立地的人就是我的繼父。

  我上小學時,是他背著妹妹,領著我穿行在去學校的小路上,穿行在家屬院的每條胡同裏。我寫作業時,給我削鉛筆的是他;我睡覺時,給我蓋被子的是他;我吃飯時,給我夾菜的是他;我逃學的時候,揚起巴掌嚇唬我的也是他。

  1998年,父母雙雙下崗,爲了養育我和妹妹,有心髒病的繼父推著一輛三輪車,每天穿行在大街小巷,拉煤、扛面、當車夫。什麽苦活、累活、髒活,他都搶著幹。他辛辛苦苦掙來的錢都交給母親,兜裏從不留一分錢。爲了這個家,爲了我和妹妹能過上像樣的生活,我的繼父可以說是什麽苦都吃過,什麽累都受過。

  2009年春節,長期勞作的繼父忽然得了腦中風。我背著他進病房的時候,眼淚怎麽也控制不住,傷感像一張網籠罩著我。繼父住院的那些日子,我日日夜夜守在他的床前,每天都在爲他祈禱。一方面希望他能盡快好起來,另外一方面就是下決心以後一定要好好照顧他。

  我不知道生活還給不給我孝敬繼父的機會,想著童年時那些不聽話的舉動,我的心裏對繼父充滿了愧疚。望著病床上已經言語不清的繼父,我真的害怕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來不及的愛,來不及的回報,來不及的感恩。我在心裏一千遍一萬遍地呼喚,繼父,您一定要給兒子一個孝敬您的機會。

  也許是我無聲的呼喊喚醒了繼父,也許是繼父還不舍得讓可憐的母親一個人孤苦地生活,也許是繼父的善良感動了上蒼,二十多天後,已癱瘓的他竟然奇迹般地站了起來。

  繼父站起來的那一刻,我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無法抑制地湧了出來。

  我背著他進病房的時候,眼淚怎麽也控制不住,傷感像一張網籠罩著我。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