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xafgn9"><dd id="xafgn9"></dd><i id="xafgn9"></i></tt><strong id="xafgn9"><ins id="xafgn9"></ins><em id="xafgn9"></em><th id="xafgn9"></th></strong>
            1. 當前位置:主 頁 > 親情故事 >

              尋夢

              時間:2012-03-27 作者: 點擊:次

                夜裏夢到母親,我哭著醒來。醒來再想捉住這夢的時候,夢卻早不知道飛到什麽地方去了。
                我瞪大了眼睛看著黑暗,一直看到只覺得自己的眼睛在發亮。眼前飛動著夢的碎片,但當我想到把這些夢的碎片捉起來湊成一個整個的時候,連碎片也不知道飛到什麽地方去了。眼前剩下的就只有母親依稀的面影……
                在夢裏向我走來的就是這面影。我只記得,當這面影才出現的時候,四周灰蒙蒙的,母親仿佛從雲堆裏走下來,臉上的表情有點兒同平常不一樣,像笑,又像哭,但終于向我走來了。
                我是在什麽地方呢?這連我自己也有點兒弄不清楚。最初我覺得自己是在現在住的屋子裏。母親就這樣一推屋角上的小門,走了進來,橘黃色的電燈罩的穗子就罩在母親頭上。于是我又想了開去,想到哥廷根的全城:我每天去上課走過的兩旁有驚人的粗的橡樹的古舊的城牆,斑駁陸離的灰黑色的老教堂,教堂頂上的高得有點兒古怪的尖塔,尖塔上面的晴空。
                然而,我的眼前一閃,立刻閃出一片蘆葦。蘆葦的稀薄處還隱隱約約地射出了水的清光。這是故鄉裏屋後面的大葦坑。于是我立刻感覺到,不但我自己是在這葦坑的邊上,連母親的面影也是在這葦坑的邊上向我走來了。我又想到,當我童年還沒有離開故鄉的時候,每個夏天的早晨,天還沒亮,我就起來,沿了這葦坑走去,很小心地向水裏面看著。當我看到暗黑的水面下有什麽東西在發著白亮的時候,我伸下手去一摸,是一只白而且大的鴨蛋。我寫不出當時快樂的心情。這時再擡頭看,往往可以看到對岸空地裏的大楊樹頂上正有一抹淡紅的朝陽———兩年前的一個秋天,母親就靜臥在這楊樹的下面,永遠地,永遠地。現在又在靠近楊樹的坑旁看到她生前八年沒見面的兒子了。
                但隨了這葦坑閃出的卻是一枝白色燈籠似的小花,而且就在母親的手裏。我真想不出故鄉裏什麽地方有過這樣的花。我終于又想了回來,想到哥廷根,想到現在住的屋子。屋子正中的桌子上兩天前房東曾給擺上這樣一瓶花。那麽,母親畢竟是到哥廷根來過了,夢裏的我也畢竟在哥廷根見過母親了。
                想來想去,眼前的影子漸漸亂了起來。教堂尖塔的影子套上了故鄉的大葦坑,在這不遠的後面又現出一朵朵燈籠似的白花,在這一些的前面若隱若現的是母親的面影。我終于也不知道究竟在什麽地方看到母親了。我努力壓住思緒,使自己的心靜了下來,窗外立刻傳來潺潺的雨聲,枕上也覺得微微有寒意。我起來拉開窗幔,一縷清光透進來。我向外怅望,希望發現母親的足迹。但看到的卻是每天看到的那一排窗戶,現在都沉浸在靜寂中,裏面的夢該是甜蜜的吧!
                但我的夢卻早飛得連影都沒有了,只在心頭有一線白色的微痕,蜿蜒出去,從這異域的小城一直到故鄉大楊樹下母親的墓邊,還在暗暗地替母親擔著心:這樣的雨夜怎能跋涉這樣長的路來看自己的兒子呢?此外,眼前只是一片空,什麽東西也看不到了。
                天哪!連一個清清楚楚的夢都不給我嗎?我怅望灰天,在淚光裏,幻出母親的面影。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