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f4siek"></tt><dir id="f4siek"></dir><thead id="f4siek"></thead>
      1. <tr id="sgtkjx"></tr><ul id="sgtkjx"></ul><tbody id="sgtkjx"></tbody><dt id="sgtkjx"></dt><i id="sgtkjx"></i>
        1. <style id="sgtkjx"></style>
          <fieldset id="sgtkjx"><div id="sgtkjx"></div><tr id="sgtkjx"></tr><dd id="sgtkjx"></dd><li id="sgtkjx"></li></fieldset><del id="sgtkjx"><tfoot id="sgtkjx"></tfoot><center id="sgtkjx"></center><pre id="sgtkjx"></pre><big id="sgtkjx"></big><font id="sgtkjx"></font></del><bdo id="sgtkjx"><li id="sgtkjx"></li><strong id="sgtkjx"></strong><label id="sgtkjx"></label><strong id="sgtkjx"></strong><bdo id="sgtkjx"></bdo></bdo><noframes id="sgtkjx"><code id="sgtkjx"></code><q id="sgtkjx"></q><em id="sgtkjx"></em><th id="sgtkjx"></th><table id="sgtkjx"></table>
              當前位置:主 頁 > 親情故事 >

              逝去的舊時光

              時間:2012-09-26 作者:admin 點擊:次

                阿岚是我的同桌,初中3年,我們的“左鄰右舍”不知被拆分了多少回,只有我和阿岚,3年來由始至終都是共用一個桌面的。
                阿岚個性張揚,很輕易就把那些自以爲是的男生罵得狗血淋頭,而我則是一個嘴巴很笨的女生,常常面對別人的挑釁也無言以對,我特別崇拜阿岚,尤其是她把厚厚的字典砸向搗蛋的男生時,我真恨不得自己有她一半的潇灑。
                年輕的歲月總是有很多偶像,阿岚抄寫了各種各樣的港台歌詞,我也跟著抄。可以說我是跟在阿岚的屁股後面成長起來的,我相當晚熟,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自己的思想主張,阿岚的偶像是林志穎,我也跟著喜歡林志穎,阿岚說力士香皂很香,我就喜歡上力士香皂……可令我沮喪的是,我怎麽樣也學不來阿岚的雷厲風行。
                阿岚喜歡在自習課上抄歌,抄完了就唱,我是從來不敢在非課余時間使亂的,可那次聽到阿岚的歌,我竟跟著和起來,她唱上半句,我接下半句,事先誰也沒打過招呼,竟然配合得天衣無縫,唱完我們都快樂地大笑起來,班長走過來發出警告,可是沒有用,我們太高興了,憋了半天也沒把笑聲憋住,班長忍無可忍,大筆一揮就把我們的名字登在紀律本上。我突然就笑不出來了,這下可夠丟面子的,一個組長,一個語文課代表,這不是給“平民百姓”們樹立壞榜樣麽?阿岚卻無所畏懼地說,班長大人,你這是殺雞給猴看嗎?
                我怎麽也想不通班主任爲什麽讓我當語文課代表,難道只因爲我在入學第一天就主動跟他問好?或者是他把我的入學成績看反了?要知道那時候我的數學考了95分,而語文只有79分啊,連8字頭都夠不上,怎麽勝任課代表工作?但爲了不辜負老師,我對語文算是鉚足了勁,其實我是多麽討厭語文啊,尤其是作文,小學時學生手冊上總是寫著“語句表達能力差,要加強課外閱讀以提高寫作能力”之類的評語。
                如果說我和阿岚之間的友誼有什麽不完美,那一定就是我的語文課代表身份。阿岚的語文基礎不錯,加上作文寫得好,所以每次都拿高分,而懵懂的我對很多東西不在乎,卻在乎極了面子,我覺得我是語文課代表,語文成績就該出類拔萃。那段日子我身心俱疲,作文是我的弱項,40分的作文往往只拿到二十七八分,因此我只能在基礎知識上下功夫,表面上我祝賀阿岚語文又考了好成績,其實心裏嫉妒得要命,這顆嫉妒的苗根植在心裏,怎麽也拔不出去。
                可是有很多事情,只要不說出來,藏在心裏也無傷大雅。我跟阿岚就是這樣,小小的嫉妒情緒總是很快就被高興的事覆蓋過去,盡管我們性格迥然,愛好卻相差無幾。那時候我們經常去看電影,在不用補課的星期天四處趕場,從一個電影院騎車串到另一個電影院,爲了看到自己喜歡的電影,我們經常一起餓肚子,把省下來的早餐錢換成不同時刻的電影票。我們還在自習課上情不自禁地講話吃零食,然後又神不知鬼不覺地“借”來紀律本把自己的大名塗掉。
                初三那年我們各自有了喜歡的男生。阿岚常常含沙射影、拐彎抹角地問我關于某個男生的印象,我一下子就猜到了她的心思。很奇怪,我對別的事情往往不開竅,在這類事情上卻看得很清楚,只是一直沒有點破她,因爲稚嫩的我無法給她提供建設性的意見,所以只能任由這個秘密伴隨她到畢業。
                16歲,我直升本校高中部,阿岚去念中專。這所城市不大,提起老同學,總會牽出一些久遠到小學的蛛絲馬迹,比如阿岚穿開裆褲時的玩伴就在我隔壁班,而我的小學同學又跟她同一個系,等等。這些,都成了我們寫信時提到的有趣話題。
                比如我說到初中那個跟黑臉包公有得比的班長,如今成爲女生新寵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可轉眼才一年啊,怎麽那張被我和阿岚咒罵過無數次的嚴肅刻板的臉,如今居然成爲“酷”的代名詞了?我曾經被衆女生逼著拿來以前的集體照,文藝委員對著照片當場就叫出了聲——初中時的他太可愛了!我站在一旁,毛孔立即豎了起來。阿岚提到我的小學同學,說他已經是學校裏數一數二的風雲人物了,這點我並不意外,六年級時就有人稱他爲“小吳奇隆”,看來長著一副明星臉到哪裏都吃香,阿岚還說,現在的他可牛了,在樓梯口當衆接吻,居然沒有一個人向系裏舉報,否則至少給他扣頂“留校察看”的帽子,這點我是真沒想到啊,如果不是因爲我喜歡小虎隊裏的蘇有朋,聽到這個消息也會傷心死的。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