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 id="znzht7"></style><noframes id="znzht7">
            1. 當前位置:主 頁 > 親情故事 >

              我父親的兒子

              時間:2011-12-15 作者:admin 點擊:次

                作個宇航員的兒子真難。每個人都期望你與衆不同,完美無缺。可我只是個普通的11歲少年,一個普通的學生,說到打籃球、玩橄榄球、踢足球、打棒球等我也很一般。
                我經常想,爸爸怎麽會有我這樣一個兒子?他是那樣出衆,做一切事情都十分內行。在高中,他是橄榄球隊的隊長,班長,還是學報編輯。
                說實話,我確實也有一點兒無人知道的才能———我寫詩,寫短篇小說。我把它們寫在紅色筆記本上,放在書桌下層的抽屜中。
                我一直夢想做點兒驚人的事,諸如從起火的房子裏救出一個小孩,或者把搶老太太錢的強盜趕走,給爸爸留下印象,讓他爲我感到驕傲。而現在,我又夢想成爲一個著名作家。
                一天上午,我又在上課時白日做夢(我經常如此)。我正夢想成爲某種英雄,比如找到速效治癌藥,或者治療精神病的藥。這時,聽到英語老師宣布,學校將開展父親節作文比賽。
                “我希望在我的英語班裏有一個優勝者,”她說,“家長與教師協會捐款設了三種現金獎,一等獎100美元,二等獎50美元,三等獎25美元。”
                放學後,我想著要寫的作文往家走。“我父親是個宇航員”,我將這樣起頭,不,我決定不寫這個。全國甚至可能全世界都把我父親看作一個宇航員,但我看到的他不是那樣。
                到家後,我很快吻了媽媽,然後上樓到我的房間,拿著一支筆和一疊紙坐下,開始考慮我將寫什麽。
                我看見的父親是怎樣的呢?
                我看見他在黑暗中坐在我身旁———當我是個小孩而且做了噩夢時;
                我看見他教我怎樣使用橄榄球棒和怎樣扔球;
                我記得,當我的狗被汽車撞死時,他怎樣抱著我幾個小時;
                我還記得,在我8歲生日晚會上,他怎樣用另一條小狗使我大吃一驚;我哭的時候,他告訴所有孩子,我有很厲害的過敏症。“每年這個時候,戴維的過敏症把他折磨得很難受。”父親說。
                我還記得,祖父鮑勃死時,他怎樣坐著,試圖對我解釋“死”是怎麽回事。
                關于父親,我要寫的是這些事情。對我來說,他不只是個世界聞名的宇航員,他是我的父親。
                我將所有這些記憶寫入作文,第二天交了上去。得知星期四晚上將在禮堂裏宣讀獲獎作文,所有家長和學生都被邀請,我很驚訝。
                星期四晚上,我和父母親去學校。我們的一個鄰居說:“我敢說,你將獲勝,戴維。我相信你寫的像一個宇航員的兒子,你是城裏惟一能寫這個的人。”
                我父親看看我。我聳聳肩,我未曾給他看過這篇作文,而且現在我幾乎希望自己不會獲勝。我不願意只是由于父親是個宇航員而獲勝。
                宣布了三等獎,不是我。我既松了口氣,又感到失望。埃倫·戈頓獲得三等獎,朗讀了她的作文,埃倫·戈頓是個養女,她寫的是“比生父還好的”爸爸。她讀完時,我聽到聽衆發出吸氣和擤鼻涕的聲音。我母親吸著氣,我父親清清喉嚨。
                接著宣布二等獎,是我。
                我走上台,腿在發抖,讀著作文,不知是否自己的聲音也在顫抖。站在所有那些人前面使我害怕。我給自己的作文起的題目是《我父親的兒子》。我邊讀邊看父母親。讀完後,聽衆們鼓起掌來。我看見父親正擤著鼻涕,媽媽的臉上滿是淚水。
                我走回自己的座位。
                “我看見你也得了過敏症,爸爸。”我試圖開玩笑。
                父親點點頭,清清喉嚨,把手搭在我的肩上。“兒子,這是我一生中最值得驕傲的時刻。”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