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人生故事 >

      一張彙款單

      時間:2012-04-24 作者: 點擊:次

         1998年,我大學畢業後分配到一家公司上班,每月800元的薪水,要平均分成四份,租房200元,一日三餐的夥食費200元,給遠在他鄉求學的妹妹寄200元,剩下200元錢我存起來,想年底報考一所大學的碩士研究生。
         日子被有限的薪水打磨在僅能維持溫飽的狀態,任何一點奢侈與享受都跟我挂不上鈎。我背著從夜市上買來的廉價的革皮包,一身套裝是一個親戚嫌舊送給我的,我不買化妝品,不做頭發,除了工作和學習,我不敢有一丁點多余的嗜好,因爲那些都需要錢。
         9月,我收到了一封平信。很陌生的字迹,潦草地寫著我所在公司的詳細地址,下邊的落款是北京一所大學的成教學院,左上方用紅筆醒目地標注著SOS。拆開,裏面掉出來一張打印的紙,題頭是手寫的我的名字,信的正文是清一色的五號宋體,密密麻麻的,擠在一起,像信裏描述的那樣令人感到困窘與不安。信的落款也是打印的一個名字,日期是五天之前。
         我把這封公文形式打印的信反反複複讀了三遍,這個自稱是我同學的寫信人,現在北京一所大學的成教學院讀書,因爲與他人發生糾葛,爭執中,將停放在校園內的一輛桑塔納2000的外殼擦傷,系裏鑒于他認錯態度端正,讓他在兩個星期之內補齊修車的2000元錢,否則將勒令其退學,以正校風。他不敢告訴遠在小城已下崗的父母,就想方設法找到高中同窗舊友的通訊地址,寫信求助。信末一行二號加重的字體,生生地突兀而起,希望能夠迅速彙款200元,以解燃眉之急!旁邊括號裏的一行小字是:如果收到此封信函的同學懷疑信裏提及內容的真僞,請撥打電話010********進行核實。
         記憶裏,如果這個同學真是我的同窗,也是高三分班之後的事。加之我素來特立獨行,身邊要好的朋友無非二三人,對他沒有印象,也在情理之中。要不要寄呢?一封電腦打印出來的書信?細想,一個情急之下的人,如果浪費大量筆墨重複十封同樣內容的信函,還不如快速打印,爲自己爭取更多的時間尋求解決之道。而對于高中畢業後參加了工作,又報考成人大學的他而言,如果不是有一顆想掙紮奮起的心,在故鄉的小城安身立命地活著,衣食也安然無憂。
         取出錢包,不用看,我也知道,裏面只剩下400元錢。而這個月的日子才剛剛開始。一瞬間的猶豫後,我堅定地告訴自己應該幫他,如果我因爲辨析這封信是真是假,而讓他寄托在我身上十分之一的希望破滅掉,我的同學也許就會真的被勒令退學!如果那樣,他的命運因我一時的自私與惶惑而改寫,我想我的良心會遭受一輩子的譴責。
         我沒有撥打那個電話確認,趕在郵局下班之前,按照信封上的地址彙出了300元錢,或許多寄一分,也會讓他減輕壓力感到從容。捏著指間剩下的100元,我計劃了又計劃,終于挨到下個月發薪水。
         半年後,我考上碩士研究生重返校園,收到一封輾轉寄自家鄉的書信,還有一張提前抵達的彙款單。信裏,他說他收到的第一張彙款單就是我彙去的,而那時給我寄那封信,完全是抱著一絲僥幸的心理,因爲我們之間畢竟沒有任何交往,也許我對他根本了無印象,因爲我是那屆高三年級學習最好的女生,在所有升學無望的同學心目中,我是遙不可及又高高在上的。而我,居然在未撥打電話的情況下,如此信任地第一個給他幫助!他在心裏對我充滿深深的敬意與謝意!現在,他已經順利畢業,並謀到一份好工作……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