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人生故事 >

        愛情過往裏的土耳其魔咒

        時間:2011-10-12 作者:admin 點擊:次

        1………………

        章小漁在2002年春回京,給唐發郵件:“又見沙塵天,好親切。你還記得嗎,沙塵裏的桃花?”當年,那個年紀,居然在沙塵天裏騎單車逛北京城。一身土滿嘴沙,愣是笑盈盈,他偷摘兩枝桃花,藏在風衣袖子裏,怕折了,走路如機器人。

        唐沒說記得,只說:“也許深圳不適合你。”唐是簡潔的,只是在小漁看來,這簡潔有些遠。畢業跟他去深圳,結果只一年,唐就去倫敦讀書,思念和電波密密交織。幾個月前,唐開始寫論文。他說,我要回去了。

        小漁准備了松軟的被褥,嫩黃的床單,淺綠的碗碟,還有……還有什麽,她覺得什麽都不夠。她說,我都變成那種蟲子了,到一山頭就搬回一只小糞球,拖回家裏頭,呼哧帶喘的,還唱《義勇軍進行曲》。

        分開三年了。在這速食時代,三年,連鵲橋新生的小鵲都開始談戀愛了。

        2………

        周六,唐說:“還記得琉璃廠嗎?我導師很感興趣。”接聖旨60分鍾後,小漁把自己趕到琉璃廠的街上。韻古齋、汲古閣、戴月軒、萃珍齋、墨綠閣。除了拍照,她還在便箋本上記店名。

        她看中一只鼻煙壺,柔藍底子,粉色小花邊,一唐朝仕女拈花而笑。旁邊一個中東遊客顯然也中意它,他友好地笑,看似中肯的嘴巴說出狡猾的交易:“你給我這個鼻煙壺,我送你一個土耳其挂件,藍眼睛。”

        她不稀罕什麽挂件,這鼻煙壺,她喜歡唐就喜歡唐的導師就喜歡。巴結到導師,唐的論文就沒問題。結賬時,那人仍不死心:“你改變主意了,給我打電話,我在北京語言大學。”小漁勉強接過他的紙片。

        照片發給了唐,鼻煙壺說好由小漁的同學捎去倫敦。一切辦妥,小漁告訴唐接收。唐卻沉吟不語,她心疼,國際長途呀。正要催他挂了,他忽然說:“對不起,導師她想和我結婚。”

        他常說導師導師,她還以爲是個禿頂老先生。蠢了點,這事別人用腳指頭就能分析出來,而她要讓男人告訴。第二天,她從同學處要回了鼻煙壺。

        3………………

        穆罕默德,中文名阿穆。膚色較黑,全麥面包那種黑,眼窩深,鼻梁挺直。他站在她門口,露一口白燦燦的牙齒:“謝謝,我太幸運。”

        她不說話,從屋裏拿鼻煙壺給他,並不打算讓他進門。

        他卻激動地說個不停,直到他聽見小漁被淚水泡腫的鼻音,才惶惶然住嘴。他也不走,拿著那個挂件說:“這個藍眼睛,能帶給你好運。”

        是個避邪的玻璃小件,藍色惹人愛煞,深藍套淺藍,內裏則是一黑玻璃,活脫脫一藍眼睛。她接了,說聲謝就要關門。

        他緊著撤身,小漁關門時,還見他那麽緊張的一雙眼,心裏隱隱不忍。及至一刻鍾後,看見門縫下的紙片,心軟的她更愧疚,何苦傷及無辜人。紙片雲:“中國有俗語,笑一笑十年少,請你快樂。”可見也是好人了。

        阿穆後來再來電話,像怕她尋短見似的,叫她出來吃飯。她去了。一頓飯沒結束,他已開始叫她老師,他說他想研究中國法律。

        反正無聊,她收了這徒弟。課余聊天,他說,章老師,你爲什麽不叫大醜?她瞠目結舌。他解釋:“我導師小名叫大傻,爲長命百歲。我叫你大醜好不好?”這個學生心眼兒是實在的,爲她好,希望她度過失戀危機。

        她有時打電話給朋友:“我有個學生阿穆,是土耳其人,你不知他多有意思……”寂寞裏,他陪她。

        4………………

        秋天,唐歸來。出過洋的人不同凡響,居然還能請她光臨他的婚禮。小漁去了,那個金發女子不出小漁所料,大唐十歲,臉上皺紋嚇死人,非要鳳冠霞帔做一回古裝新娘。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