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友情故事 >

義猴小黑

時間:2016-05-23 作者:未知 點擊:次

  七八年前,我放棄了留在城裏的機會,主動要求到位于桂南六诏山深處的一所偏遠小學教書。物質條件雖然艱苦,但我的精神是愉快的。我喜歡這裏質樸可愛的孩子、純淨的山山水水以及生機勃勃的動物和植物。

  一天,我聽說村裏有人捉了一只稀罕的猴子,准備賣到飯店,給客人作猴腦吃。我立即趕到那個老鄉的家裏,反複給他做工作,說這是黑葉猴,國家保護動物,讓他放了。可他認爲山裏人靠山吃山,捉猴子賣錢有啥不對?要把猴子帶走,除非買下它。我一咬牙,花了50塊錢買下了那只小黑葉猴。我想立即把它放生,但它太小,又受了傷,于是我精心給它調養。一個月後,它終于完全康複。我把它帶到山裏放了,可它怎麽也不肯走。後來它終于走了,我怅然若失。一個月後,它竟然又跑回來看我,我高興得流了淚。它已經長成了大猴,找到了猴群,但仍時常回來。沒它的日子,我也萬分牽挂。它非常聰明伶俐,有一種特有的靈性,比那些只會撒嬌的寵物強得多。慢慢地,我們的感情越來越深。它渾身毛色烏黑,我就親昵地叫它“小黑”。

  就這樣過去了兩年多,小黑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不料,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卻降臨了。

  那天,我專程趕往十幾裏外的鄰村爲一個生病的孩子補課。當時小黑正在陪我,于是我帶上了它。一路上,小黑在我身前身後跑來跑去,甭提多有趣了。它四肢細長,全身披著黑毛,幹淨而有光澤,真像個小機靈鬼。

  正在一條山谷裏疾行,突然,跑在前面的小黑尖叫起來,並且對我手舞足蹈的。我大驚,忙四下裏張望,一時啥也沒看見。蓦地,我發現前方幾十步的一塊巨石後有兩個綠瑩瑩的亮點,那分明是野獸的眼睛!有一只野獸潛伏在那裏。它們雖然隱蔽得極好,但聚光的眼睛卻瞞不了人。按理說,動物都怕人,聽見人聲早該躲得沒影了,可它爲什麽潛伏在那裏?

  我正在發愣,突然聽見一聲咆哮,一個橘黃色的影子從那巨石上一躍而起,向我們猛撲過來!啊,是一只凶惡的金錢豹!我立刻聯想起最近村民老是丟家禽和牲口,有人發現是一只豹子幹的,沒准就是它。大約是山上的野物太少了,似乎情有可原。但它膽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襲擊起人來了!

  我深知豹子的厲害,急忙轉身就跑。但豹子跑得實在太快了,也就是幾秒鍾的功夫,只聽腦後一陣陰風,我一下子就被撲倒在地!極度混亂中,只覺豹子的大嘴向我迎面咬來。求生的本能使我拼死反抗,揮拳猛擊豹頭。但我的雙拳根本沒法和豹子的利爪和尖牙比,身上手臂上登時出現了無數血口。我再也頂不住了!

  只覺豹子的大嘴狠狠咬向我的脖子,完了!孰料刹那間,豹子慘叫一聲,猛轉頭向後躍去,劇烈地扭擺起來。定睛一看,原來是小黑正騎在惡豹的身上,雙爪在豹面上猛抓。豹子的一只眼睛竟然被抓瞎了。怪不得豹子放開了我。多麽勇敢的小黑!它本來是可以獨自逃命的,卻冒死回來救我!

  豹子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吃了大虧,一時還無法脫身,惱羞成怒到了極點,不住奔跳翻騰。我急忙趁機往回跑了幾步,躲到了一棵樹後。我大喊救命,可這荒山野嶺的哪有人啊?

  小黑經不住豹子近乎瘋狂的折騰,終于被甩了下來。正面交鋒它可絕不是惡豹的對手。果然在豹子閃電般的攻擊下,小黑無法抵擋,幾次要倒在惡豹的爪下,一時險象環生!我不住地驚叫,小黑一不行,我倆全得喪身豹口!多虧小黑急中生智,“噌”地蹦到了一棵樹上。我才松了一口氣。

  孰料,豹子也會爬樹,大吼一聲,也爬上樹去。那棵大樹上頓時就亂成了一鍋粥,兩個影子竄來竄去,叫聲不斷。小黑到底比豹子更善于攀緣爬樹,沒讓豹子得著便宜,又跳到另一棵樹上去了。

  豹子在樹上對著小黑怒吼幾聲,無法跳過去,只得先下了樹。它對小黑望塵莫及,又氣急敗壞地沖我跑過來。我大駭,想跑,可如何逃脫得了?豹子面目極其猙獰,大約要把所有的怒氣和殺機全傾瀉到我身上!

  千鈞一發之際,小黑又尖叫著跑回來,在豹子身後挑釁示威。豹子沖小黑大吼幾聲,想把它嚇跑,可小黑就是不跑。豹子怒不可遏,一陣風似地去追小黑。它大約也明白,不把小黑弄死,它也別想吃我。

  小黑“噌”地竄到了一棵樹後,讓豹子撲了個空。它本來可以躍到樹上迅速逃離的,可是它沒有,竟在樹幹間鑽來鑽去。好幾次豹子幾乎咬到了它的屁股,我驚得冷汗直冒。漸漸地,它們越跑越遠。我突然明白,小黑是故意的,目的是把豹子引開,好掩護我脫險!我激動得眼淚不知不覺流下來。這是真的嗎?小黑只是一只猴子啊!爲了我,它已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可我怎麽能忍心一個人逃命呢?那我還算個人嗎?小黑給了我無窮的勇氣和力量。我不信我們齊心協力戰不勝惡豹!我揀起一根木棒,奮力追過去。

  我發現小黑跳到一個小土包上,竟不再跑了。在地上亂抓亂搗起來。豹子見狀大喜,猛撲上去。小黑一躲,它們又厮打在一起。

  突然,只聽“嗡”的一聲,如同地上起了一陣旋風,一團黑壓壓的影子瞬間把豹子和小黑包圍了!馬上傳來了豹子撕心裂肺的慘叫。它想跑,可那無數的黑點已幾乎把它覆蓋。小黑也未能幸免,被那風暴吞噬了!

  我明白了,那是當地特産的一種野蜂,有人叫它“殺人蜂”,比北方最大的馬蜂還大得多,體長足有六七公分。它們性情極爲凶猛,若群起攻之,能把上千公斤重的野牛活活蜇死。牛皮再厚也不頂用。它們堪稱亞熱帶叢林中的真正霸主。與普通蜂不同,它們的巢穴是建立在地上,像個土包。當地人對其敬而遠之,決不敢接近。誰膽敢搗毀它們的窩,它們一定讓誰瞬間滅亡!

  小黑大概在樹上就發現了這個蜂窩,所以才把豹子引過去。它搗毀蜂窩,爲的是激怒蜂群,和豹子同歸于盡!!

  蜂群仍在擴散,我急忙趴在地上,一動不敢動。我的全身抑制不住地戰栗著,手死死抓進泥土裏。淚水洶湧而出。小黑,我的好兄弟……

  過了許久許久,一切終于平息下來,野蜂們都陸陸續續回了窩。我悄悄摸過去,定睛一看,我馬上找到了小黑,它的身上滿布大紅包,身體因此膨脹起來。它似乎早預料到了這結果,神態是安詳的,它並沒有過于反抗,平靜地迎接了死亡。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