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yle id="74lrl3"></style><bdo id="74lrl3"></bdo>
  • <ul id="z7y9b1"></ul><dir id="z7y9b1"></dir><style id="z7y9b1"></style><pre id="z7y9b1"></pre><tt id="z7y9b1"></tt>
          <tfoot id="memkyj"><option id="memkyj"><ol id="memkyj"></ol><q id="memkyj"></q><dt id="memkyj"></dt><acronym id="memkyj"></acronym><address id="memkyj"></address></option><blockquote id="memkyj"><small id="memkyj"></small></blockquote><th id="memkyj"><table id="memkyj"></table><div id="memkyj"></div><thead id="memkyj"></thead><dt id="memkyj"></dt></th></tfoot><small id="memkyj"><noframes id="memkyj"><strong id="memkyj"></strong><tfoot id="memkyj"></tfoot><dir id="memkyj"></dir>
          1. 當前位置:主 頁 > 友情故事 >

            紅旗下的朋友

            時間:2012-03-14 作者: 點擊:次

            我是在看到那個故事後才萌生養鴿子的念頭的。故事說1940年德國占領巴黎後,有個愛養鴿子的孩子沒有逃走,他的父親已犧牲在戰場上,家中只剩下他和祖父,還有那一大群鴿子。每天傍晚他都用一面紅旗在房頂上趕鴿子,讓鴿子在天上飛翔。平時他用白布條趕鴿子,城市淪陷後他便不再用了,因爲那樣會使敵人以爲他們要投降。一個傍晚他像往常一樣在屋頂上趕鴿子,一群德國兵沖進了院子並爬上房頂,一個士兵惡狠狠地問:“你拿的是什麽?”孩子自豪地回答:“紅旗!”德國兵撲過去狠打他,他依然堅強地站著,紅旗依然在飄揚。最後德國兵開了槍,他倒在血泊中,那群鴿子四散飛去,只有一只白鴿沒有飛,它吃驚地看著血泊中的小主人。槍聲再響,那只白鴿永遠也不能飛了。孩子的祖父保留著那面紅旗,他來到鄰家,鄰居住的是著名畫家畢加索。老人講述了發生在房頂上的事,請求畢加索畫一只鴿子做紀念,含著淚水的畢加索當即畫了一只白鴿。10年後,在巴黎舉行的第一屆國際和平捍衛者大會上,畢加索把這幅畫獻給正在爲世界和平而鬥爭的人們。從那以後,象征和平的白鴿飛向世界。

               當我把兩只白鴿買回來後,心情莫名地激動。爲了讓它們熟悉環境,我先把它們關在籠子裏。我把雄鴿稱爲白飛,雌鴿稱爲玉翔。白飛和玉翔開始彼此還有些陌生,過了些日子彼此漸漸和睦,行爲也暧昧起來。每天的清晨,我在它們的“咕咕”聲中醒來,便去籠前仔細觀察它們,給它們加糧加水。有時我把它們中的一個抓出來,拿在手中愛撫,籠中的那個便焦灼不安,在裏面急得來回跑著,然後爬到籠壁上,把身子懸在空中看著我。當我把鴿子放回去時,另一只便會圍著它不停地轉圈,親切地低叫著,宛若久別重逢。

               兩個月後,我決定把它們放出來。打開籠子,它們遲疑了一會兒,白飛先走了出來,擡頭四顧了一下,便朝玉翔“咕咕”叫了幾聲,玉翔也走了出來。它們在院子裏站了一會兒,白飛搖動翅膀一下飛到了房頂,玉翔也“撲啦啦”地飛了上去。它們在房頂興奮地來回走著,大聲地叫著,仿佛爲這個新環境歡呼。忽然,白飛“呼”地飛上半空,玉翔也緊跟著騰身而起,它倆在空中環繞追逐著,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怕它們一去不返。也許是因爲久在樊籠裏,它們不知疲倦地飛著,偶爾回房頂歇一下,便又奔向藍天。那一天我都守在房上,傍晚它們落在院中,自己走進了籠子,我的心才放下。同時也很欣慰,我相信它們已經記住這個家了。

               第二天我在房頂插了一面紅旗,作爲它們回家的標志,並精心釘了一個木頭鴿房。它們顯然很喜歡這個新“家”,進進出出地忙碌著。過了一些日子,它們也許已習慣了自由,只有到傍晚時才相約到天上散步,一天大多時間都蹲在房頂或院子裏。每天傍晚它們在火燒雲下飛時,我依然會在房頂觀看著,因爲有時大鴿群會把它們帶走。有一個黃昏,兩只鴿子繞房子飛了幾圈後就向遠處飛去,我幾乎看不見它們,心裏很著急。等了好長時間它們也沒有飛回來,我忙下房跑到大街上去找,凡是附近養鴿子的人家我都去問過,依然沒有蹤迹。當我失望地回來時,走進院子忽然聽見一陣熟悉的搖動翅膀的聲音,我一陣驚喜,看見白飛和玉翔神氣地站在房頂。讓我驚奇的是,它們居然帶回了一個新成員,那是一只淺褐色帶白點的鴿子,個頭不大,它在房頂上飛快地吃著糧食,看樣子餓了很久了。天快黑下來時,它喧賓奪主地率先進了鴿房,白飛和玉翔愣了一會兒,也先後回房了。我欣喜又添新成員,把那只鴿子取名“外星人”。

               外星人是只雄鴿,剛剛在新居住了一周便開始調戲玉翔了,這讓白飛大爲惱火,經常撲過去狠啄外星人。外星人不是白飛的對手,常常是落荒而逃,站在角落裏看那夫婦倆親熱。那樣的時候,外星人顯得格外孤單落寞。雖然經常被白飛欺負,它卻再不出逃,我想它心裏依然戀著玉翔,就算遠遠地看著也心滿意足了。忽然有一天,白飛和玉翔忙了起來,在鴿房裏進進出出的,原來它們在往窩裏叼草葉樹枝。外星人瞅空兒也叼了一片樹葉進了它們的房間(這時我已爲外星人單獨做了一個鴿房),可白飛不領它的情,凶狠地把它逐了出來。沒過幾天,我發現玉翔躲在房中不出來了,上房頂一看,原來它不知何時産下兩枚蛋,正在孵蛋呢!白飛很心疼妻子,通常是玉翔孵幾個小時後,白飛進房去把它替換出來,讓它吃點食活動活動。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